如何评价?

时间:2022-01-25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  但当年出殡的时候,灵柩上覆盖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,这是国家最高级领导人才能享受的待遇,民间称之为国葬。

  2006年10月28日,霍氏商业帝国的缔造者先生因癌症在北京协和医院逝世,享年84岁。

  先生的灵柩在覆盖上国旗后,被专机运送到香港,走的是北京机场南停机坪,国家领导人外访专用的停机坪。

  在香港举办的葬礼上,的灵柩由十人扶灵,分别是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、政协秘书长郑万通、中联办主任高祀仁、政协常委何鸿燊、人大常委曾宪梓、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、港澳办副主任陈佐洱、署理行政长官许仕仁、恒基主席李兆基及科大校长朱经。

  李嘉诚的舅舅是香港的钟表大王,李兆基、郑裕彤的父亲是大商人,何鸿燊是香港第一任首富的后代。

  而,于1923年出生在一条2米长的舢板上,一家七口都在这条舢板上生活。

  1930年8月,台风来袭,当时7岁的正在岸边抓生蚝,巨浪直接吞没了霍家的小船,在船上的2个哥哥,也瞬间无影无踪。

  台风过后,港湾一片狼藉,的母亲抱着能找到的一根残橹撕心裂肺的哀嚎。

  的母亲被迫带着3个幼小的孩子上岸流浪,在贫民窟租了个床位,靠到处给人打零工赚点微薄的生活费度日。

  银行家林子丰,出于同情心,给了霍母一份稳定的差事,让她能有一份固定的薪水,不至于让全家饥一顿饱一顿。

  由于霍母干活可靠,认真负责,林子丰慢慢把更多的任务交给了她,让她成为了码头货轮装卸的一个小负责人。

  而,上岸两年后被敦梅小学一个专门照顾水上人家孩子的免费班录取,开始读书识字,并展露出了惊人的天赋。

  1936年,13岁的考上了皇仁书院,当时香港最著名中学,看到孩子如此出息的霍母,拿出所有积蓄,砸锅卖铁供读书。

  几年后,太平洋战争爆发,日军进攻香港,学校停课,校园随后被英军和日军先后征用,最终被迫解散。

  在随后的几年里,靠打工为生,前前后后换了7份苦力活,手指还被压断了一根。

  这种苦力活很不稳定,有一搭没一搭的,都是短期雇佣,所以才在几年之内换了7份工作。

  日本投降后,英国政府接收了很多日军遗留下的物资,但很多像小船只、登陆艇、炮弹壳、发动机、水泵等杂七杂八的东西在英国政府眼里就是破铜烂铁,没啥用处,于是就把这些东西拍卖。

  因为这些东西确实就是破烂,说他们是破铜烂铁一点都不过分,英国看不上这东西,但当时香港没几个英国人,他们就算要抢物资,也是要抢那些值钱且体面的物资。

  他在报纸上的拍卖公告里,觉得一批船舶机器不错,想拿下,就向妹妹借了100块钱当保证金去参加了投标。

  在拍卖现场,用1.8万港币的绝对低价,拿下了这批船舶机器的所有权,因为压根就没人和他竞争,捡了个大漏。

  只要缴纳1.8万港币,这批物资的所有权就归属于了,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发财机会,自己太走运了。

  但没有1.8万港币,连当初的100元竞拍保证金都是问自己妹妹借来的。

  于是向自己的母亲借钱,向自己的亲戚借钱,但霍母极其反对这桩生意,她觉得疯了。

  1.8万港币对霍母和霍家亲戚来说太多,太重要了,不能由着这么乱来,万一亏了那可就是天大的窟窿。

  身无分文的坚持认为这桩生意一定大赚,从母亲和亲戚那借不到本钱,就找朋友借钱。

  在借钱的过程中,一个朋友对拿下的这批机器设备产生了极大的兴趣,说:“别到处找人借钱了,干脆我给你4万块,你把机器卖给我吧。”

  就这样,凭着从妹妹那借来的100元保证金,一场拍卖会凭空赚了2.2万元,而当时香港一个壮工的月薪才100多元。

  用这笔钱,买了一条机帆船,招募了80个人,一起去东沙岛采集可做中药的海人草。

  朝鲜战争爆发后,以美国为首的43个国家宣布对中国实施全面的封锁禁运,港英政府也下了封锁令,禁止向内地运送物资。

  此时,做出一个决定,那就是全力支持大陆,所有船只除维持旧客户所必须的航运外,其他全部投入到香港到大陆的走私航线,专门走私军需物资。

  当然,当时整个香港对大陆走私的船只并不少,很多人干这个,甚至港英政府很多高官亲自下场向大陆偷运物资,因为里面的利润很大,就连时任港督葛量洪都有走私船的股份。

  因为抗美援朝的主力是美国,不是英国,作为友军,英国颁布个禁运令就已经很不错了,下面人偷偷摸摸运点物资,这个很难管理呀,政府不知情。

  在所有向大陆走私货物的人里,不是奸商的只有6家,而被认定为“无私支援”的只有2家,香港霍家和澳门何家(何贤,非何鸿枭)。

  虽然港英政府对走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官面上确实是在封锁禁运,所以海警是严查走私的,走私并非没有危险,而是人身和财产都有危险。

  但并不坐地涨价,而是以极低的利润和大陆交易,把走私贸易当成了普通贸易。

  而且,的货物从不掺假,质量全部上佳,整个抗美援朝期间走私的所有货物,来源于的没有一件假货。

  掺葡萄糖的盘尼西林,大陆不认为是奸商,直接卖假盘尼西林的才会被大陆认为是奸商。

  因为整个香港药店出售的盘尼西林全部是掺了葡萄糖的,盘尼西林掺葡萄糖并不会影响药效,但会严重缩短保质期,很难长期保存。

  这种做法不影响盘尼西林的民用,但会导致你把这种盘尼西林用于军用的时候很难受。

  运掺葡萄糖的盘尼西林,已经算良心商人了,因为正常人只能买到这东西。

  但为了这个盘尼西林,花钱打通了很多关系,最后从不知名渠道拿到了没掺过葡萄糖的盘尼西林,大量运往大陆。

  但并不是只走私盘尼西林到大陆,而是专门挑那种大陆需要但没有人愿意运或者买不到的东西来走私。

  按重量计算,在整个抗美援朝期间,向大陆的运货总量里,黑铁皮排第一,橡胶和轮胎排第二。

  但是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,志愿军饱受汽油桶短缺之苦,黑铁皮的短缺甚至严重影响了志愿军的油料供应。

  把每件1吨的黑铁皮切割成10份,每份100公斤,零敲碎打的弄上走私船,在大陆点名要黑铁皮的时候,几周内偷运了几千吨,以一个很低的价格。

  整个香港,能干出这种事的只有特务,港英政府想动手直接就抓人了,犯不着放定时炸弹。

  自此以后,每次出航都要跟船押运,出发前一定要跳下海,把船底全部摸一遍,确认没有炸弹才会开船。

  船民出身,船运为生,曾经日日跳海摸船底,所以家里的人对游泳和跳水一直都很感兴趣,这也为霍家后来迎娶郭晶晶埋下了伏笔。

  就这样,在整个抗美援朝期间,霍家的4条船被特务炸沉一艘,被港英水警撞翻一艘,死亡两名船员,给大陆运来了无数的军需物资,且质优价廉。

  运一船货只赚几百港币,在走私领域比赚钱多的不计其数,因为“太傻了”。

  这一年,拿出120万港币,并向银行贷款160万港币,集中全部力量开始做地产。

  为了在市场竞争中胜出,开全球先河,打破了香港当时整体买地整体建楼出售的惯例,把一栋楼分割成无数小房子,在之前最多分层出售的基础上再度进行分割,然后把公共空间比如说走道楼梯等地方的面积进行“公摊”,让房地产分割出售从不可能成为了可能。

  然后,又发明了楼花制度,也就是预售制,在房子还没盖好之前就签合同出售给客户。

  公摊制度的发明让可以把整栋大楼分割出售给大量中产阶层,楼花制度让的资金流转率提升了10倍以上。

  除此之外,还发明了“楼盘说明书”,极大的降低了宣传楼盘的难度,让自家楼盘可以迅速吸引客源。

  可以说,整个香港,乃至于整个中国大陆的房地产制度,最初都是发明的。

  在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,发明这些新制度,并把大量房子卖给了香港人,这绝对是伟大的创造力。

  市场对创造力的奖励,就是让霍家财富的急剧膨胀,而对自己名声也极度重视,楼盘质量非常的好。

  1955年,仅仅涉足房地产一年时间,就建成了当时香港最高的大厦,17层的蟾宫大厦。

  暴富后,的商业触角疯狂蔓延,和地产建筑业有关的一切他都开始了涉足。

  当时整个香港只有200多万人口,也就是说无论男女老幼,每20个香港人里就有一个是霍家的员工,当时绝对意义上的香港第一富豪。

  就120万港币的本金,短短几年之内做到了这种地步,远超当时李嘉诚等人。

  虽然香港富豪基本都是靠地产起家的,但在地产业,才是真正的鼻祖级人物,整个香港地产业的制度都是由发明并确定的,其他人都是跟随者。

  这一年,因为在抗美援朝时期的巨大贡献,受邀参加新中国成立15周年庆典,进行观礼。

  为避开港英政府的耳目,绕道澳门出发,坐了10小时汽车辗转来到大陆,然后抵达北京。

  但新中国15周年庆典这种事,肯定吸引了全球关注,在城楼观礼被人拍下后,在香港引发了巨大轰动。

  私下向大陆走私物资这件事,虽然知道的人很多,但毕竟明面上没有什么证据,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  如今都上北京观礼了,照片传遍了全美国,你港英政府打算怎么解释这件事?

  你辖区的第一首富,雇佣员工超过10万人,为什么会出现在北京的观礼台?

  一个靠地产发财的人,如果掌握土地的政府处处对他找麻烦,你可以想象会发生什么。

  当时香港地产进入了熊市,无一人前往投标,只有出了价,要买这块地皮。

  拍卖即将结束时,看到这块地即将被竞买成功,港英政府甚至直接取消了拍卖,不给任何理由。

  1966年,投建的星光行正式建成,这是一家商业中心,打算出租赚钱。

  美国驻香港领事馆,以星光行里有一家企业出售中国工艺美术品为理由,宣布把星光行列入黑名单,要求整个星光行的租客都不准买卖美国货。

  随后,英资置地公司提出以成本价3750万港币来收购星光行,但只付一半的钱,还有一半以承诺票据的方式结算,以后再慢慢给。

  几年后,星光行周边的土地进行拍卖,拍卖价格高达2.58亿港元,成为了当时的香港地王。

  这种行政压制手段是根本无力抗拒的,于是只得逐步退出了香港的房地产市场,把所有地皮和资产全部进行了甩卖。

  被迫离场后,李嘉诚、李兆基、郑裕彤、郭得胜等人疯狂买入土地,成为了新一代的地产商,并最终赚取了天文数字的财富,成为了香港的四大家族。

  如果当年还在地产业,以在房地产方面的天赋,其实根本没有这四个人暴富的可能性。

  1968年,彻底退出地产业的联手董浩云投标香港的货柜码头,港英政府立即设立苛刻条件。

  当时整个香港全部的码头加起来都没有一年20万个货柜这么多,而港英政府要求保证自己新建的码头一年会有20万个货柜,否则会面临严厉惩罚条件。

  判断世界大海运时代即将开启,虽然目前整个香港一年都没有20万个货柜,但未来的香港一定远远不止这个数,自己的码头未必一定做不到20万个货柜。

  在表态愿意签署这个条件后,港英政府又变了卦,在即将签约的前夕突然改了主意,拒绝了,且不给理由,只允许董浩云一个人签约。

  事实证明,货柜很快就成为了世界海运的主流,而香港在70年代也成为了世界海运中心。

  在后来的日子里,为了避免港英政府的打击,接下了无数不赚钱但有利于香港市民的工程。

  只要有人要的工程,一律不给,没人要但又必须要做的,就喊过来。

  1970年,以乒乓比赛为撬点,中美关系破冰,这就是1970年的乒乓外交,小球转动大球。

  在1970年后的几十年时间里,体育都是和政治挂钩的,在中国具备浓烈的政治含义,这一切都起源于当初的乒乓外交。

  因此,对体育行业长期感兴趣,对奥运尤其感兴趣,源头就在于此,同样也为霍启刚迎娶郭晶晶埋下了伏笔。

  70年代,利用他在香港体育届的影响力,为中国大陆取代台北在国际奥委会中的位置这一目标开始造势。

  1974年,携长子霍震霆参加亚足协年会,在席间极力周旋,四处为中国加入国际奥委会拉票。

  在之后的各类国际会议上,霍震霆代表,以香港代表的身份,抓住一切机会提议中国加入国家奥委会。

  1984年,中国重返国际奥委会后,第一次参加奥运会,携全家人前往美国洛杉矶观战,并亲眼见证许海峰、李宁一举夺冠的历史时刻。

  这是新中国在奥运历史舞台上获得的第一个金牌,也是中国对外改革开放的重要里程碑。

  从洛杉矶归来后,宣布捐赠1亿港币成立“体育基金”,用来奖励中国大陆每届奥运会的奖牌得主。

  到了1990年,开始为中国申奥而努力,他利用自己的关系和影响力,不断的和当时的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及大量奥委会委员洽谈,邀请他们来中国参观,向他们展示中国的发展状况。

  为了让北京申奥成功,也为了满足当时北京举办亚运会的需要,在1990年出资1亿港币在北京修建了当时亚洲最大的游泳馆,也就是英东馆,同时还修建了北京贵宾楼,满足接待外宾的需要。

  向国际奥委会承诺,如果中国申奥成功,个人将出资10亿修建奥运主体育馆,打消国际奥委会对中国经济实力差的偏见。

  同时,还承诺给奥委会很多欧洲委员一些经济项目,给非洲委员一些福利,作为个人拉拢。

  总之,奥委会有什么要求,都力所能及地进行满足,满足这些委员从公到私的一切需求。

  2001年,北京再战奥运会举办权,也再次努力的和奥委会各路委员进行接洽。

  北京奥运会的水立方,是唯一接受港澳同胞和海外华人捐赠的奥运场馆,其中最大的一笔捐赠就来自于。

  为了中国能成功举办奥运会,至少努力了10年,是他人生中的重要战绩,也是人生中的重要记忆。

  为了中国能申奥成功,在中国国内前后花了十几个亿,并累计捐赠了5个多亿港币的体育基金,投入的心血和金钱都异常巨大。

  霍启刚最后娶了奥运跳水冠军郭晶晶,一点都不奇怪,熟悉霍家历史的人只会认为这理所当然,自然无比。

  根正苗红,平民出身,奥运冠军,跳水冠军,长相端庄大气,待人接物情商很高,无任何负面污点。

  1978年,再次受邀来到北京观礼,一同受邀的还有比小5岁的李嘉诚。

  1978年12月,李嘉诚等人回到香港后没多久,中国正式宣布改革开放。

  李嘉诚在长达15年的时间里没有向中国内地投一分钱,一直在观望,始终把投资重心放在香港地产业。

  一直到1992年,再次南巡,发表南巡讲话之后,李嘉诚才下定决心投资内地。

  事后反观中国整个改革开放历程,1993年进入大陆投资,确实是一个风险最小收益最大的绝佳时间节点。

  从获取商业利益并规避经营风险的角度来说,李嘉诚的做法一点问题都没有,这种头脑和敏锐度不愧是天才级的,能成为香港首富,确实是有能力的。

  1978年12月,中国改革开放的消息一公布,就宣布自己将大举投资中国大陆。

  直接在大陆投资办厂?你知不知道你叫资本家,人家宁可要社会主义的草都要割了你资本主义的苗。

  当时外商投资大陆的数量为零,是全球第一个投资内地的港澳商人,中山温泉项目也是中国第一个外商投资项目。

  敲定中山温泉宾馆项目后,来到了广州,发现诺大一个广州,连一个上档次,能接待外宾的宾馆都没有。

  于是,立即拍板,宣布要投资2亿港元,在广州兴建34层高的白天鹅宾馆。

  标准,按五星级进行建设,以此作为广州招待外宾的门户,昭示中国推动改革开放的决心和诚意。

  如此高调的进入大陆投资,且诚意如此之大,中国方面认为应该给一个大礼包,让多赚点钱,以此作为榜样给还在观望的其他香港商人看。

  但却认为不用如此,他建议大陆应该维系自己的身价和姿态,这样才有利于后面的引入外资。

  但给出的方案,是和广东省合营,双方利润55分,等于把地皮估值提升到了5000万美元。

  1983年,广州白天鹅酒店正式开业,这是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的酒店,也是中国第一家五星级酒店。

  白天鹅宾馆的选址,是曾经外国驻华领事馆的集中地,广州租界的核心地带,这里还曾爆发过震惊中外的“省港大罢工”。

  作为豪中之豪,在当时注定只能是外宾才能入住的宾馆,选在租界中心,合适吗?

  认为非常合适,因为他宣布白天鹅宾馆将完全对外开放,任何中国人都可以进,并不需要消费者身份。

  一时间,无数市民涌入白天鹅宾馆,一天之内宾馆甚至被用掉了500卷厕纸,所有人都觉得这么做不合适,但坚持这么做。

  而新鲜劲过后,市民们也都散去了,并没有天天呆在白天鹅宾馆里,并未影响到白天鹅宾馆的运行。

  1984年,第一次南巡,在白天鹅宾馆28层俯瞰珠江美景时,突然转身拉着的手,用浓浓的川音说:

  1985年2月,再次参观白天鹅宾馆,并为宾馆题字签名,亲手写下“改革开放”四个字。

  从这两大宾馆的建设大家可以看出,在内地的投资,是以内地当时阶段最需要什么为考量标准,而不是以什么东西赚钱最快为考量标准。

  在投资兴建中山温泉宾馆期间,经常走广珠公路,区区150公里的路程需要走4个渡口,耗时7到8个小时,每次过渡都异常不便。

  第一个建造的跨江大桥叫洛溪大桥,和内地先合资修建,随后无偿捐赠给地方。

  这个跨江大桥最大跨度为180米,是当时的世界第二,亚洲第一,开全国之先例,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工程样板。

  为了修这个桥,中国集合了所有顶级土木工程师,摸石头过河,反复重建和推翻了大量模型,慎之又慎的把这座桥给设计并修建了出来。

  随后,在广珠公路连续建设了四座大桥,全部通车后广州到珠海的时间比以前缩短了一半以上。

  因此,虽然在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时间就进入了大陆,而且坚持到底,堪称是把中国改革开放的红利从鱼头吃到了鱼尾,而李嘉诚晚了15年才进来。

  这一次,看到了中国刚研发成功不久,第一次亮相世界的洲际战略导弹,当众眼泪哗哗直淌。

  2000年抗美援朝50周年纪念会上,年逾古稀的,再次被邀请,成为当时唯一受邀的香港人,并坐在了主席台上。

  和其他的资本家看起来好像没有任何区别,凭什么的灵柩可以覆盖国旗?

  的案例告诉我们,你以中国富强为第一目标,就会从资本家升华为企业家,在这个基础上你为国家做出的贡献足够大,那你就可以覆盖国旗。

  但如果你以赚钱为第一目标,对中国富强并不关心,那你就永远只是一个资本家。

  有钱并不是罪,资本家也不是一定有罪,为国做贡献的资本家,中国从来都不会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