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岔黑龙钓不到鱼 承包人竟然这样说

时间:2022-06-19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  新钓友可能不清楚,陈权是谁?但大家总知道或者去三岔、黑龙滩、鲁班、团结水库这些水库钓过鱼吧!

  7月28日下午,成都商报记者见到了陈权以及裕丰公司另一名潘姓负责人。潘先生也向成都商报记者明确表示,陈权通过裕丰投资公司三岔分公司、华丰合作社、渝丰合作社和惠丰合作社参与三岔水库、黑龙滩水库、鲁班水库以及团结水库(三台县)的渔业养殖合作;此前,受水库管理方邀请,他们也短暂管理升钟水库半年。同时陈权表示:“如果有这个意愿(广元市白龙湖亭子湖渔业承包),那我们肯定要去参加 。”

  没错,陈权就是“承包”四川这四座大型水库的人!三岔、黑龙滩、鲁班和团结水库还能钓到多少鱼?每个钓鱼人心里都很清楚!

  对线.成都商报记者问陈权,他自我感觉在钓鱼人心中的形象如何?陈权回答——“说不清楚,但是我感觉是良好的。”

  2.成都商报记者问陈权,为什么感觉他承包的水库里的鱼少了?陈权回答——“水质变好了,鱼的生长期变长,产量下降。”

  3.成都商报记者问陈权,为什么现在几个水库都钓不到鱼?陈权回答——“听了很生气。”同时也反问:“那为什么每天去钓鱼的人,在黑龙滩水库上千、三岔水库近千人呢?”

  陈权说——正是由于无序管理,去升钟水库钓鱼的人越来越少。看“承包”前几大水库渔情

  “我们家以前就在三岔坝(三岔水库)养网箱鱼,怕其他箱里的鱼出问题,专门空了一格网箱没有养鱼。我弟弟爱钓鱼,养鱼的时候没什么事情,就爱在水库钓鱼,到年底我们打鱼卖,空的一格网箱里全是他在水库钓起的鱼,一年一般都能钓到1000—2000斤。水库承包以后,他再也不在三岔坝钓鱼,三岔坝现在除了‘放生’鱼,没啥鱼了。你随便去问三岔坝老爱钓鱼的当地人,现在还在不在水库钓鱼。”

  “没有承包前,别说钓鱼,我们夏天下水库游泳,用脚踩都能踩得到鱼。现在跳下去,啥都没有。以前我和我爷爷在河边(水库)钓起来的草鱼、鲤鱼都是20、30斤甚至更大,十几斤的都少,几斤的都放生,现在感觉‘莽子’都被打完了……”

  “水库没有承包前,鱼多得很,来钓鱼的,随便一天钓10多斤。现在鱼少很多了,很难钓。去年我们这边打渔都打了三次,今年只打了一次,估计是我们这边已经打不到什么鱼了。”

  现在没有办了?这个数字无法统计,但根据小编私下了解,这个数字不是一般大!几大水库承包后是这样打渔的

  “打鱼的日子不一定。”7月13日,在简阳市三岔水库“新民渡口”码头,附近的住户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养殖公司的捕鱼船就在这里卸鱼,有时候隔天就有,有时候两三天一次,当天下午刚好会有捕鱼作业。

  半个小时后,打渔的船出现在码头上人们的视野中。渔船长七八米,船上设有两个存放鱼的水池。捕鱼人介绍,大的水池中放的是花鲢和白鲢,另一个一米见方的较小水池中则是捕捞到的其他鱼类。“主要是翘壳。”船靠岸后,翘壳很快被分装到货车上。

  记者注意到,捕鱼现场负责人在一沓印刷着“裕丰”字样的收据上填写清单;工作人员也告诉记者,公司地址就在三岔镇上办理水库钓鱼卡的地方——即四川省裕丰投资有限公司三岔水库生态渔业养殖分公司(下简称“裕丰投资公司三岔分公司”)所在地。

  7月19日,成都商报记者来到仁寿县黑龙滩水库。华丰渔业养殖专业合作社(下简称“华丰合作社”)院内的水池里,养着两三天前打回来的翘壳,当天捕鱼船又一次出发了。

  (7月20日,黑龙滩水库,华丰合作社捕鱼归来,工作人员将野生鱼翘壳装箱。

  华丰合作社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水库出售的主要是花鲢和白鲢,同时也有翘壳。“一次要的量大的话,当天我们就可以出去打鱼。”和三岔水库捕鱼人的说法一样的是,翘壳的捕捞量不稳定,多少要看运气。

  7月中旬,一则捕鱼的视频在网络上流传开来,并在不少钓鱼爱好者们中间传播。相信大家对这段视频也不陌生。钓鱼人都清楚,成都周边水库,能打到米级翘壳、几十斤重鲤鱼的水库大家扳起指头都算得过来,三岔、黑龙滩、张家岩、龙泉湖。

  “每个水库的合作期都有十多年。”陈权称。潘先生也向记者介绍,他们与三岔水库的合作开始于2011年,期限15年,与黑龙滩水库的合作始于2013年,合作期限10年,团结水库、鲁班水库的合作分别始于2006年和2007年,合作期限目前分别为12年和15年。

  (7月20日,成都市黑龙滩水库,华丰合作社捕鱼归来。成都商报 张士博 摄。)

  “水质变好了,鱼的生长期变长,产量下降。”陈权表示。另一方面,潘先生也提出,垂钓鱼和养殖鱼生活的水层也不一样。“草鱼、鲤鱼等垂钓鱼都是底层鱼,花、白鲢是浅层鱼,不影响。”

  “翘壳、乌鱼、鲈鱼都是凶猛鱼。”陈权表示,这样一些凶猛性鱼类是要吃鱼苗以及鱼卵的。因而每次捕捞到了这些鱼,他们都不会投放回水库。据他称,此前三岔水库钓到过90多斤的鳡鱼。当时相关部门曾找到公司了解情况。

  听闻陈权和他的裕丰投资公司有意参与广元两湖(白龙湖和亭子湖)的合作,一些钓友紧张起来。“那还钓啥鱼啊!我宁愿把鱼竿封了。”一名钓鱼爱好者表示。

  “广元两湖开发,我们参与又怎么了?有错吗?”陈权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不理解。“可以对比其他水库我们是怎么做的。”对于今年在广元白龙湖和亭子湖生态养殖和休闲观光渔业的考察,陈权表示,只要当地政府有这个意愿,他们就会参与。“如果有这个意愿,那我们肯定要去参加 。”同时,陈权也表示:“参加不一定就会合作成功,还有其他竞争对手。”

  “水库养殖的捕捞量,主要还是看养殖情况,渔业相关法规中没有相关的规定。”省水产局渔政科张处长表示,而渔业合作公司是否能够捕捞水库中的非养殖类鱼,也要看渔业养殖公司与业主方的协议约定。作为水库业主单位,三岔水库管理局并未回应,只是建议记者向裕丰投资公司三岔分公司了解情况。不过,可以从黑龙滩灌区管理处的回应中一窥端倪。

  “对于翘壳等杂鱼的捕捞,没有行政上的限制。”黑龙滩灌区管理处一位渔业管理的梁姓负责人表示(注:黑龙滩为仁寿县灌溉和饮用水源,未进行过大规模网箱养殖)。另一方面,对于水库中放养的花、白鲢的捕捞,也没有行政上的限制。“花、白鲢是经济鱼,是不能钓的。”这在三岔水库钓鱼卡上的“钓鱼须知”中也有体现。

  梁先生介绍,翘壳属于凶猛鱼,尽管一般不会刻意捕捞,但是“打了好一些”。在他看来,翘壳和另一种被称为“太阳鱼”的凶猛鱼是鲤鱼、鲫鱼、草鱼等变少的原因之一。“凶猛鱼要吃鱼苗和鱼卵。”同时,水库水质的改善也导致钓鱼爱好者们感觉鱼变少了。“水质好了鱼不长,生长期比其他水域的长1~2年。”他解释,鱼生长期长,数量自然就下降了。

  “现在每年都不得不投放鲤鱼、鲫鱼等杂鱼,以前都不用投。”梁先生解释,投放这些杂鱼主要是为了钓鱼爱好者能钓到鱼。